柯桥日报 人物 故事 00008 2020-11-221 2020年11月22日 星期日

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


00008版:人物 故事

古稀老人7年参编4部村志,仍乐此不疲

李贤生:为乡村留住文化记忆

  全媒体记者 郦曼丽 文/摄

  在过去的7年里,77岁的李贤生走村入户,访山涉水,查阅资料,参与编修了4部村志,分别是《大山西村志》《国际村志》《西扆村志》《大和村志》。

  他说,编修村志,全方位记下村庄面貌和历史文化风俗,是留住乡情的最佳方式。要把村庄的历史用文字记载下来,传之后世。

  编修村志功夫在笔下,也在脚下

  李贤生是土生土长的安昌人,早年从事企业管理,退休后被安昌街道返聘,成了编外宣传干事,一干就是8年。借着一次村落文化调查的契机,老李又与修村志结了缘。

  《西扆村志》是老李最近的“大作”。“这个村的村志,难写咯!”他说,“不仅历史跨度大,而且如今的西扆村由5个自然村合并而成,要把千百年来林林总总的大事理清楚拎出来,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搜集初始材料李贤生有一套。“三老座谈会起了作用。”他介绍,召开了3次80岁以上的老党员、老干部、老村民参加的座谈会,共同回忆村庄村史。接着,花4个月时间,查阅村档案室1000余卷档案资料,又用整整1个月时间,到区档案馆查阅有关村档案室缺少的有关年报、文书档案、文献资料500余卷,获得资料1200余条。

  为了确保志书资料的可靠可考,老李把功夫花在了脚下。他走遍村内的路、弄、台门、庵庙、学校、企业,踏看溇、河、桥梁、田野,深入村民家中详细采访村庄历史上发生的事件、搜集留传的故事等。登涂山顶,踏勘涂山大禹庙遗址、明弘治进士何诏墓遗迹,更是不在话下。

  当说起编纂村志离不开村民大力支持时,老李如数家珍:已85岁高龄的村民王秋帆花半个多月写出了“西扆地名产生年代”“解放后西扆建制及社会发展情况”的回忆录,原安昌中学党总支书记李东明提供了濮家李祝三在民国时期酿酒的有关情况,安昌三板桥退休工人余滋桓提供畈里王王氏家谱中的三字经……

  留住村史,让乡村之火永不熄灭

  如今,老李已把编修村志当成了事业,白天正常上下班,晚上继续写作,双休日则去做田野调查。

  老李每到一地,都要仔细询问村民每个细节。村志编委会定下一条铁律:一件事要3人以上证实才会被采用,否则宁可放弃。

  “编修村志不仅需要现成的文字资料,还要重视通过考察和调查收集的实物资料,通过各种访谈收集口头资料同样不可或缺。”李贤生坦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此言一点不虚。

  记者翻阅《西扆村志》,从村庄的历史沿革、地理位置说起,对与村庄有关的自然风貌、村民生活、农工商渔、民俗文化等都一一有序梳理,详细记载,内容丰富,编排科学,资料详实,行文流畅。区史志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志质量上乘,为今人乃至后人了解、研究村落提供可靠的依据和借鉴。

  “村志作为一份文化的记忆,是独特的文化纽带,也是不忘来路、记住乡愁的基本依据。退休了,还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蛮开心的。”说着,李贤生又投入到新村志的编纂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