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日报 越地 文史 00007 2020-10-181 2020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


00007版:越地 文史

文章导航

  绍兴古纤道的历史沿革(一)   童志洪

  绍兴古纤道是指古代越地,东起会稽县曹娥堰,经山阴县至萧山西兴长达约75公里的纤道。既是紧挨浙东运河沿岸的古陆道,又是运河行舟举纤的纤道,同样是护岸保田的水利设施。筑于运河中的石质纤道及桥梁,还是舟楫避风祛险的避塘。作为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是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现存于上虞、越城、柯桥区境内约15公里的遗存,是中国大运河沿岸独一无二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

  最早的古纤道,应追溯到越王句践七年(前490)由越国大夫范螽所筑的紧挨山阴故水道而筑的山阴古故陆道。东汉《越绝书》载:山阴古故陆道,出东郭,隨直渎阳春亭;山阴故水道,出东郭,从郡阳春亭,去县五十。这条紧挨山阴故水道而筑的50华里故陆道,是现存古代史志中早有明确记载,中国大运河沿岸最早的一条与人工运河完整匹配的古纤道。

  古水道与陆上纤道,是越人为求生存发展、实现富国强兵的目标而筑,最初所突现的是军事方面的作用。这50里的水道与陆道周边,沿途的铜姑渎、炭渎、称山、赤堇山、锡山、炼塘等,均为采矿、冶炼兵器的基地;而南池、富中大塘、稷山、豕山、鸡山、犬山、葛山等,则是后勤、生活保障基地。此地生产的兵器,与各类农副产品,通过山阴故水道与古故陆道,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大越城,有力地保障了吴越争霸的需要。

  山会平原在远古时期完成多次海侵、海退后,经千百年潮汐日复一日的冲刷,与会稽山南部众多溪流、山洪冲刷的共同作用,到越国国都迁徙到大越城时,越地的自然河流,早已纵横交叉,遍布境内。虽然西部至固陵、舟室、航坞、石塘等众多的自然河流的形态,并非笔直划一,但稍加人工修凿,便可相互连通,进出自如,成为越人最早出越入吴的主要水道。《越绝书》载:句践小城与山阴大城均设有水门,决西北,亦有事。句践伐吴……死士八千人,戈船三百艘;石塘者,越所害军船也。……去县四十里;浙江南路西城者,范蠡敦兵城也,其陵固可守,故谓之固陵。所以然者,以其大船军所置也。在木客山伐木成桴,顺流向西去舟室;或将已打造好的战船,经古越水道的西向,分别屯于石塘、航乌、固陵(后来的西陵,下同),然后渡过浙江(即钱塘江,下同),与吴国决战。

  春秋时期的陆上交通,虽有马匹、马车、牛车等可用,但在河网纵横、泽国水乡在河网纵横、泽国水乡的古越境内很难纵横驰骋。当年无论是将士出征、军民水上运输,主要须凭借舟楫。并依靠人力摇橹、划桨、竹篙等作为动力;遇到逆风、横风或舟楫载重时,则须在水道沿岸,凭借现成的陆地或泥堤,以拉纤的方式,来保障舟船的快行。宋代王十朋在《会稽风俗赋并序》中所记“大武挽纤,五丁噪谑”的景观,便是古代越地船队景况的再现。成群结队,喊着浑厚的号子的士兵,在纤道上背上纤绳,拖船前行。尽管当年的纤道,多为土路泥道,但却是山阴古故水道西段,出入越国境内外纤道最初的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