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日报 瓜渚湖 00006 2020-10-181 2020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


00006版:瓜渚湖

文章导航

凝望:中国香榧王(一)

  凝望:中国香榧王(一)  金强

  历尽沧桑的“榧王”树根部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香榧开始逐渐进入文人雅士的视野,这才有“一年种榧千年香,一代种榧百代凉”的谚语,才有王羲之与“无榧不醉酒”的传说,才有唐宰相李德裕“木之奇者,有稽山之海棠榧桧”的感叹,才有苏轼“彼美玉山果,桀为金盘玉”的诗作。

  又是金秋。我和同伴来到稽东香榧森林公园景区。陪同我们的镇综治办丁主任是景区所在村的驻村指导员,对这里的情况比较了解。他指着一棵苍老的巨树说:这就是全球最高寿的“中国香榧王”。

  我连忙走向“榧王”——我要仔细瞧瞧这株全球最高寿“榧王”的特别之处。

  树的下方建有一亭,书有“榧王亭”三个大字;树的近处立有一块介绍“榧王树”的牌子。上面写着:

  有“中国香榧王”之称的榧王树,树龄长达1400余年。在2012年世界遗产申报时,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现场钻孔电脑测试为1547年。茫茫历史长河,几经沧桑,相传盛唐至明末,百姓以此树作“榧神菩萨”供奉。其树冠高大无比,形如弥陀,其果又称佛果,据说其年产量最多采收过香榧18箩。

  走到近前时,我被“榧王树”的霸气震撼了。香榧的“榧”,居然是木字偏旁加一个“匪”字。我们的祖先太有才了。试想,如果没有“匪”一样的飞扬跋扈,它怎么能长到26.7米高?如果没有“匪”一样的桀骜不驯,它的树干树杈怎么可以扩张成460平方米的垂直遮阴面积?我感觉,站在“榧王树”下,如同身处大洋边上,感到自身的渺小。

  全球最高寿的“中国香榧王”

  榧树系第三纪孑遗植物,属国家二级保护植物,起源于距今大约一亿七千万年的中侏罗纪,最早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初的《尔雅》:“结实大小如枣,其核长于橄榄,核有尖者不尖者,无棱而壳薄,其仁黄白色可生啖”。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香榧开始逐渐进入文人雅士的视野,这才有“一年种榧千年香,一代种榧百代凉”的谚语,才有王羲之与“无榧不醉酒”的传说,才有唐宰相李德裕“木之奇者,有稽山之海棠榧桧”的感叹,才有苏轼“彼美玉山果,桀为金盘玉”的诗作,也才逐渐形成“珍稀、吉祥、远古”的香榧文化理念。

  凝望着这株巨树,虽然历经千年风雨侵蚀、周身长满了岁月的皱纹,却依然挺拔屹立,展示王者风范,难怪专家称之为“千年活化石”。据史料记载,植物王国里的寿星珙桐,树龄最长也不过800年左右,而眼前的这棵香榧树,已达到1500多年,差不多是珙桐树龄的两倍。

  我将目光停留在一抹深绿与嫩绿交织的枝头上。这令我想起香榧的另外一个别称:三代果。有句俗语叫爷爷种树孙子收,要经三代人;另有一说,一代果实从开花、孕育到生长、成熟,要经历三个年头,第一年花芽分化,第二年开花结果,第三年果实成熟。抬头仰望枝头上的累累榧果,怀想千百年来日升月落的岁月流逝中,这三种生命状态交替轮回的场景,深为大自然的神奇而感叹,更为香榧历尽岁月沧桑而依然顽强生存而折服!

  查阅《稽东镇志》,发现许多有关香榧民俗的表述。

  由于香榧是三代果,有着长寿、健康和“传宗接代”寓意。稽东地区婚宴仪式上常摆一盘染成红绿两色的香榧,最好是选用两颗并连的“双联榧子”。有些地方还会用丝绒将红绿香榧绑在一起,以示“成双搭对”。婚宴结束后还有吵房(闹洞房)的民俗,其时洞房摆有两张八仙桌,桌上摊着红缎子,红缎子排着九盘喜果,其中一盘必定是香榧。闹洞房的客人若想吃上形美味好的香榧,必须说出一句与香榧有关又充满喜气的吉祥话,名曰“讨彩头”,如“香榧香,生出儿子当宰相”等。这些“讨彩头”的话大多蕴含新婚夫妇和睦连心、早生贵子、日后子孙满堂之意。

  忽然想到马云。半个月前,马云在诸暨赵家认养了2棵被称为“榧后”的千年香榧古树。按照签约内容,马云每年将得到300斤香榧干果。他想代表浙江、代表中国,把香榧这种独一无二的坚果当作礼物送给包括国家元首在内的外国朋友。我知道,马云认养的2棵香榧树龄均在1200年以上。而稽东的这棵“榧王”,比马云认养的2棵“榧后”年长300来岁。这稽东“榧王”香榧的价值,应该不会低于赵家“榧后”的价值。

  听说稽东镇政府正在办香榧文化旅游节,他们在这个节会上,按朝代命名的原则,启用隋榧、唐榧、宋榧等商标,并发起“2020拥抱市树、20家企业认养20株古香榧”活动。

  或许,一些具有香榧情结的企业家得知这一消息后,会来稽东现场考察,然后认养这里的隋榧、唐榧、宋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