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日报 笛扬关注 00004 2020-09-161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

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


00004版:笛扬关注

文章导航

我区全面剿灭福寿螺

“剿速”不及“疯狂的增速”

从鉴湖江水域中打捞上来的福寿螺和卵块
在鉴湖江水域上清理福寿螺的船只
夏履镇志愿者清除福寿螺卵块
埠头村村民铲除河堤上的福寿螺卵块
湖塘街道河道保洁员清除福寿螺卵块
被村民打捞上来的福寿螺
  全媒体记者 沈欣 盛淑红 文 杨洋 摄

  8月21日的《笛扬关注》曾报道了我区除王坛、稽东两镇外,其余镇街的外荡水域均已出现福寿螺泛滥现象,引起了相关镇街的重视。近日来,各地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剿螺”行动。但在有限的条件下,仅靠保洁人员和志愿者的每日打捞与摘除,剿灭速度远远不及福寿螺的疯狂繁殖速度。

剿螺有成效但仍需加大力度

  9月2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鉴湖江湖塘村段,与上次堤岸两边布满密密麻麻的粉红色福寿螺卵的情况相比,如今已有所改观。保洁员宋云娟正划着小船,沿着堤岸仔细地清理着螺卵。“先拿小畚斗把卵块刮下来倒到水桶里,再换刷子把残留的卵刷干净,河埠头、岸边水比较浅,看见水里的福寿螺我们也会打捞起来。”宋云娟边说边放下手中的活计,弯下身将手伸向水里一捞,“这东西繁殖太快,今天刷干净了,过一夜又都长起来了。”宋云娟把从河里捞起来的几个福寿螺丢进了船舱里。从早上6点起,经过3个小时的作业,她船上的福寿螺已有近百斤,福寿螺卵也装了满满一水桶。

  随后,记者又分别来到柯岩街道州山村和河塔村。远远望去,河堤上有隐隐的一层粉红色,走近一看,原来是密集的福寿螺卵,数量要比之前多;到河埠头蹲下来细看,可以发现,除了色泽鲜艳的新鲜螺卵外,河堤上还粘着许多深浅不同、干湿不一的粉红色痕迹,层层叠叠。“这些都是前几天清理福寿螺卵留下来的痕迹,现在每天都有人在清理,不过今天还没来过。”村民吴大姐说,“感觉效果不大,去年还只是偶尔看见福寿螺卵,今年是越来越多。”

  记者从区农技站了解到,福寿螺年产卵量3~5万粒,1只雌螺经1年两代约可繁殖幼螺30万余只,繁殖力极强。以湖塘街道为例,全域配备保洁船20余条,日均作业12小时,清除福寿螺300余斤,但相对3.02平方千米的水域来说,清理掉的福寿螺数量只是九牛一毛,清理速度远远跟不上它繁殖的速度。

广泛发动 群防群治提升剿螺速度

  将裤腿挽至膝盖站在河里,左手扶着河埠头台阶,右手探入水中摸索……湖塘村村民魏海蛟身旁的台阶上,丢着数十只被捞起来的福寿螺。靠水吃水,依鉴湖江而居的魏海蛟平日里也会下河去摸点螺蛳,当作下酒菜。从去年开始,他发现摸上来的螺蛳大多是福寿螺,心里有点焦急。“这么多的福寿螺,难怪政府号召大家一起消灭它,现在我每天下水把能够得到的地方都摸一遍,一天也能捞个几斤吧。也是保护河道生态吧。”魏海蛟说。

  在柯岩街道埠头居委会的墙面上,拉着一条“柯岩街道全民清理福寿螺回收点”的横幅,地上还摆有磅秤,村民们将捞获来的福寿螺及卵块拎到回收现场。“河里大的成螺2元一斤,卵块10元一斤,我们这段时间大概收了1300多斤。”埠头居委会副主任徐松春说,“回收来的福寿螺我们都是采用填埋的方法处理掉。”

  记者从区治水办了解到,为了有效清除福寿螺,各镇、街道广泛宣传,发动群众和志愿者,群防群治开展剿螺灭螺活动。沿河村居都成立了3-5人的护水志愿队,他们每天巡视河道、清理福寿螺卵,向村民普及福寿螺的危害等相关知识,带动村民参与到剿螺行动中。“6月份以来,各镇街共清除福寿螺2万多公斤。”区治水办相关负责人杨海清说。

  福寿螺疯狂繁殖现象也引起了区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部门的关注,经多次协调,与区治水办联合发文,要求各镇街进一步加强福寿螺清除工作。目前,全区16个镇街已将清除福寿螺及其卵块纳入到河道日常保洁工作,并列入对村(居、社区)岗位责任考核,要求每天在钉钉工作群中上传清除福寿螺工作照片。

专项资金短缺或成剿螺瓶颈

  “现阶段,使用化学药物消灭福寿螺,不仅会污染水体,还会对其他水生物种造成伤害。”区治水办杨海清表示,“虽然人工防治效率较低,但通过群防群治,也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福寿螺的繁衍与蔓延。”不过,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剿螺行动却有点难以全面铺开。

  据了解,目前,各镇街、村居清除福寿螺及其卵块主要依靠河道日常保洁。“我们去年和第三方保洁公司签订合同时,合同上是没有清理福寿螺这一项内容,相对于河道保洁,福寿螺的清理工作旷日持久且难度更高。”某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让他们剿灭福寿螺相当于做义工,所以保洁公司都不怎么愿意做。“我们也和保洁公司谈过明年的合同,对方表示至少要增加50万元的费用,这超出了我们保洁费用的上限。”

  柯岩街道水域面积宽广,在清除福寿螺的行动中,他们积极宣传广泛发动。早在今年6月,该街道就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福寿螺回收行动。“当时村里人没事就拿了网兜去河里捞福寿螺,多的一天能捞好几十斤。”柯岩街道河塔村村民张大伯说,“那段时间河里的福寿螺和卵块都不太有了,一些人还特地开车去湖塘的河里捞。”

  然而,这项成效显著的回收政策仅施行了几天就被迫叫停。“当时的福寿螺成螺回收价格是每斤10元,老百姓的热情也特别高涨,3天时间就回收了近5000斤福寿螺。”柯岩街道相关负责人金惠芳说,“但是由于没有专项资金,回收福寿螺的支出超过了预期,只能临时叫停。”

  近期,柯岩街道又重启福寿螺回收行动,但成螺的每斤回收价格已降至1—2元不等,卵块为10元。“福寿螺的流动性非常强,需要全域治理。从目前情况来看,人工剿灭,办法虽‘笨’点,但它有效。”金惠芳说,“我们也期待政府能设立专项资金,以便属地镇街能统一、高效地开展福寿螺清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