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日报 深一度 00004 2020-06-301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


00004版:深一度

民法典时代

离婚“冷静期” 为冲动离婚按下暂停键

  全媒体记者 梁玮 文 冯海青 摄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这是钱钟书在《围城》中的一段话。现实生活中,结婚和离婚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

  2020年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公布,中国跨入“民法典时代”。其中,婚姻家庭编第1077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这也意味着,原本可快速办理的离婚被延长了30天的冷静期。

为轻率离婚设置缓冲期

  柯桥湖东路上的婚姻登记处二楼,便是离婚登记处。楼上楼下紧挨着,每天都上演着男男女女的悲欢离合。前不久一对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因为婆媳关系不和导致其决定离婚。

  “当时临近下班,小夫妻在办理离婚手续时,情绪都很激动,离婚这样的大事他们甚至都没有和双方父母商量。”为这对夫妻办理离婚手续的区婚姻登记中心主任陶红洪回忆说,离婚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主动延长下班时间进行调解,但却无济于事。离婚终成定局。

  但这对夫妻分开不到一个月就复婚了。事实上,这对夫妻之间的感情一直不错,离婚,着实是一时冲动。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区一对中年夫妻身上。小王(化名)和丈夫小李(化名)结婚多年,小王一直被小李宠着过日子。然而,太过安逸、平淡的生活却让女方觉得失去了激情。

  不久前,他俩在离婚登记处办理了离婚手续。当时的小王觉得,离开“围城”后,自己马上就能过上崭新的生活了。

  等到需要独自一人面对生活的压力和重担后,小王才明白,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很快,她便和一直深爱着自己的前夫小李复婚了。

  “从他们马上来复婚这样的案例,可以看到当初的离婚是比较草率、冲动的,给双方一个冷静期,还是很有必要。”陶红洪说道,“如果现在已经实施了离婚冷静期条款,这几对夫妻不会成为登记离婚的一份子。”在她看来,30天的冷静期限足够让当事人理智、平缓地思考和解决矛盾。

不为家暴等恶习撑腰

  受观念的影响,极少有遭遇家庭暴力的当事人愿意站出来。

  去年,柯桥派出所民警在处理一起救助报警中发现李女士(化名)遭遇丈夫家暴。

  “她因为被家暴却不敢反抗,只能靠酗酒来麻痹自己。”当时参与办案的民警告诉记者,家暴只有0和无数次,该女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被丈夫打了。

  事情的后续是李女士在亲友的支持下,决定离婚,但丈夫并不同意。李女士本想通过协议离婚,但这需要夫妻双方出于自愿并对子女抚养、财产等一系列问题协商一致。为此,她开始搜集被家暴的证据,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

  很多人担心,在离婚冷静期“保护”下,因为家暴、出轨等问题导致的离婚过程是否会被延长?但是这样的顾虑其实是多余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特别将“实施家庭暴力或者虐待、遗弃家庭成员”“重婚或者与他人同居”等,单独列为法院在审理诉讼离婚案件时若调解无效“应当准予离婚”的具体情形;第1091条指出因以上情形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也就是说,离婚冷静期只适用于协议离婚,而非诉讼离婚,离婚冷静期也不会成为家暴、出轨等行为的“帮凶”。

专业人士:使30天真正发挥作用

  《民法典》离婚“冷静期”的出台,在社会上引起了争议。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现实生活中,不少人认为该规定给了夫妻双方足够的“后悔时间”,避免因为冲动而造成离婚最后导致后悔;另一些市民则认为,在已经确定失败的婚姻中被迫延长痛苦,不但不会改变任何结果,甚至可能会增加人为冲突。

  从过去的谈离婚色变,到如今越来越多的闪婚闪离,国人的婚姻观正在发生改变,而婚姻也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

  “冲动草率型的离婚,夫妻之间原本有一定感情基础,却因一时的矛盾冲突走上离异的道路,给双方家庭、各自的人生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陶红洪认为,对这类“激情式离婚”,冷静期能唤醒双方冷静客观地审视夫妻感情,更加珍视和重视自己的婚姻。

  而上海融孚(绍兴)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卢志高则认为,有些争议在客观上是对离婚冷静期的误读,应更多地从法律层面、社会意义上客观看待。

  “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并没有限制夫妻任意一方的婚姻自由,而是为了保障当事人更好、更理智地行使离婚自由权,激发对婚姻家庭的责任心。”在卢志高看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颁布,实现了婚姻法的法典化回归。

  浙工大之江学院人文科学分院副教授、法学博士雷春红也认为,《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规定的协议离婚“冷静期”是立法的一大亮点。一直以来,我国登记离婚的程序非常简单,增加“冷静期”这道门槛,在一定程度可以降低离婚率,符合我国“保障离婚自由,防止轻率离婚”的离婚立法指导思想。但她同时也指出,缺少“离婚冷静期”制度的配套实施措施是人们争论的关键所在。“美国、韩国、法国等许多国家都对协议离婚加以限制,但同时也设置了对离婚当事人劝导和教育的机制。为了使该制度的实施能达到立法的目的,离婚冷静期应有更细致的规定,使这30天真正发挥作用。”雷春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