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日报 实践中来 00006 2020-05-231 2020年05月23日 星期六

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


00006版:实践中来

完善“四治” 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钱科峰

  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形成的“中国之治”,对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对于“枫桥经验”发源地的绍兴而言,是一种指引与鞭策,有利于更好更快地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从而加快构建完善的自治、德治、法治、智治“四治模式”。

  一、社会转型期的社会治理期待。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在进步,但摆脱不了成长的烦恼,当前中国社会在大步迈向“两个百年”总目的同时,矛盾的焦点已经发生了转化,社会治理的热点与难点也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是人民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更多期待,另一方面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和社会持续进步,人民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期望变大。当期望与失望并存时,矛盾不可避免,社会治理的转型也不可避免,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显得尤为必要,如何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平安中国成为社会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课题。

  二、“枫桥经验”对社会治理的价值提炼。完善的社会治理体系,绍兴有着良好的基础,在“枫桥经验”诞生55周年的时候,就充分肯定了以“枫桥经验”为重要内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的独特优势,时间证明“枫桥经验”是党领导人民创造的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治理方案。在新时代的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枫桥经验”并未过时,反而生发出弥久愈新的时代光芒,其“三治融合”的基层社会治理模式成为新的价值提炼,依靠群众解决矛盾是群众路线的具体体现,依托法治以理服人是法制建设在基层的落地生根,依赖德治促进和谐是儒家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实践升华。当然,在新的形势下经验也需要不断完善与提质,以智能化治理为手段的“智治”应该成为“枫桥经验”历时55年而不衰的生命延续,从而形成以自治、法治、德治、智治为主要模式的社会治理现代化体系。

  三、完善“四治”是创新社会治理模式的关键。自治是优化社会治理的良性循环。“发动和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始终是社会治理的一个基本点,走群众路线式的治理方式也是优化社会治理的良性循环机制,要通过健全基层自治机制,发挥基层党组织的引领作用,充分发挥社区与村委的自治功能,突出群众自治主体地位,形成良好的内部驱动。法治是强化社会治理的基础保障。要以法治精神来审视社会治理,以法治思维谋划社会治理,在法治框架范围内寻求治理方式的创新,逐步明确各类社会主体在社会治理参与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和程序,并通过地方法规的实施与完善建立起规范有序、权责明晰的社会治理法治体系。德治是推进社会治理的教化引导。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过程中要放大德治的作用,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贯彻与实践,要运用道德的力量来教化和弘扬社会正能量,消除社会治理中的各类阴影面与暴戾场,要运用传统文化精髓来净化人的思想,消除各种不良风气与低俗价值观的侵袭,要加强正面宣传与柔性教育,推动诚信奖惩机制建设,并建立起好人好报与人心向善的社会环境。智治是现代社会治理的技术支撑。当前信息社会,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与生活习惯,社会治理的方式方法也要与时俱进,尤其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了科技支撑对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积极作用,因此要积极推动现代科技与社会治理的深度融合,把“智治”融入到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体系中来。要创新智慧服务与智慧管理,借力于绍兴智慧城市建设之东风,运用新技术精准匹配社会治理资源,通过政府服务功能的转变、便民服务举措的实践、基层治理网络的完善、民意反馈渠道的畅通,缩短服务群众距离,优化社会治理效能,从而建立起信息化、智能化、互联互通式的社会治理技术体系。

  (作者单位:绍兴市汽运集团公司)